有點猶豫這篇文,應該歸在藝文性質的Blog,還是個人札記的Blog (不過可能都沒人看吧)

這小小感想的起因,源自於數個月前,工作量很大很繁忙,必須盯著電腦螢幕不停歇地用經驗值累積的美感,完成一個又一個設計案件。無論是否屬於自由發想的性質,都因為時間底線的壓力,變得像是只具有基本美感的工作機器。心情也頗煩悶,有時會聽音樂尋求舒緩,但一會兒時間好像又提不起勁。

某天我突然搜尋
Taipei TED,透過一些激勵人心的18分鐘演講,讓我如機器般的工作模式,添加了一點心靈上的調和。當然並不是所有受邀者分享的內容都讓我同理共鳴,也有些講者說話的語氣調性,讓我聽的耳膜吃力。
某天偶然地聽到蔣勳演說的留18
分鐘給自己,一個小小的插曲便延伸開始。


留十八分鐘給自己:蔣勳 TEDxTaipei




想先說,感到抱歉在前頭,因為我對蔣勳老師長時間以來,似乎都帶有一點刻板印象。
從青春時期記憶裡,我對這個名字,一直都和美術館展覽販售的導覽作者畫上等號,以前總不免心想,怎麼每次都是他寫導覽,是美學教育的壟斷嗎? 也不免認為他的解讀導覽,可能缺乏獨特個性的感觀,而像教科書般的標準答案。但我竟然從未好好認真聽過他語音導覽的聲音和內容,也不清楚他面容的模樣。

那天聽到他TED演說,開頭他朗讀一首他寫的詩,那聲音一下,我發現我的心整個安靜了下來。看到他的面容頭髮比我想像的蒼老些(都因為我以前不好好去認識人家),相較於前面聽到的那些慷慨激昂演說,這段關於詩的18分鐘,像清淡的一杯水,初始覺得不重要,但其實觸碰到內心根源基本的一塊。


Editor_201607141574920.jpg  

文章標籤

玻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